原油配资甚至打破资本链

xiaozhou/2019-12-03/ 分类:快讯头条/阅读:

  没有首席执行官冯欣的风暴就像一只失去牵引力的风筝。它摇摆不定,不知道去哪里。最近的一系列危机已经成为粉碎这场风暴的最后一根稻草。几天前,深圳证券交易所向暴风集团发出了一封关注信。指出暴风集团的四大不利变化。暴风城还承认,该公司的主要业务已经“暂停”。令人遗憾的是暴风城已经连续撤出了29个交易委员会。作为暴风集团的核心业务之一,暴风电视不仅失去了资本背景,也失去了在市场上竞争的资本。恐怕将来再也没有机会光荣归来了。

原油配资最新消息

  生意已经暂停了。

  近日,暴风集团宣布,由于合作伙伴机房服务器托管费拖欠,合作伙伴已停止提供服务,导致公司网站和手机客户端无法正常提供服务。该公司正积极与其他合作伙伴谈判。最近,公司的主营业务陷入停顿,业务发展受到严重制约。它面临着没有商业收入来源的风险。

  此外,暴风集团在2019年底经审计后存在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负净资产风险。目前,公司财务状况紧张,难以维持正常经营,存在持续经营困难的风险。此后,深交所发布了一封关注信,称暴风集团最近的运营经历了重大不利变化,这令人十分担忧。记者今天获悉,曾经位于北京海淀区的首翔科技大厦没有员工,但今年7月,就在冯欣被捕后,暴风集团的员工仍在大厦13楼正常工作。

  除了找不到办公地址,暴风视频官方网站和APP也有问题。天眼显示暴风集团有限公司于2007年1月在北京成立。目前,注册资本为3.24亿元。2015年3月,暴风集团登陆董事会,随后在40天内创下36个交易董事会的纪录,被股东戏称为董事会的“股份之王”和“恶魔股份”。其中,暴风集团的股价在2015年5月达到12.385元,市值超过408亿元。然而,自从冯欣今年7月被捕以来,暴风集团已经陷入了多次危机。暴风集团披露的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2019年1月至9月,该公司亏损6.5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为-6.33亿元。

  10月,暴风集团宣布副总经理张彭宇、首席财务官张丽娜和证券代表余赵辉辞职。除了被批准逮捕的冯欣之外,公司高级管理层辞职,协助信息披露的证券代表辞职。到目前为止,公司还没有任命相关的高级管理人员和证券代表,暴风公关部门的部分员工也已经离职。11月22日,暴风集团还披露了《关于仲裁事项的进展公告》。公司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书》 [(2019)京验字第2837号文,决定向上海格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转让价款、违约金及其他相关费用共计约4.7亿元。该决定是最终决定,自做出之日起生效。

  放弃控制

  对于风暴来说,在此之前最有价值的业务是风暴视频和风暴电视。但事实上,早在今年7月,暴风电视就不再属于暴风集团的管辖范围。7月28日,在暴风集团宣布冯欣被公安机关强制的同一天,暴风集团宣布《关于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将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其控制子公司暴风情报(Storm Television)将不再被纳入公司的合并报表。

  至于暴风智能被列出的原因,暴风集团表示,该公司拥有暴风智能22.5997%的股份。与此同时,暴风智能的董事会由5名董事组成,公司直接任命2名董事,仅占席位的2/5。暴风集团没有任何其他权利,如委托、潜在投票或合同安排,也不能控制暴风智能的业务活动。因此,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33号-合并财务报表》的规定,暴风智能不再包括在合并范围内,它已经失去了对暴风智能相关业务活动的主导作用和实际控制权。

  北京商报记者今天在暴风城电视购物中心看到,所有彩电产品都缺货。在第三方平台上,除了一些淘宝店铺仍有存货的暴风电视(Storwind TV)之外,只有配件在京东、天猫等搜索“暴风电视”的网站上找到,持续的消费者纠纷被忽略。

  2015年,暴风城集团以1.35亿元收购深圳暴风城指挥官科技有限公司(暴风城指挥官)的前身深圳暴风城情报科技有限公司(暴风城情报,暴风城电视),持股30.37%。然而,风暴电视自2016年以来遭受了巨大的年度亏损,其主要运营主体风暴情报(Storm Intelligence)从2016年至2018年分别亏损3.58亿元、3.2亿元和11.91亿元。

  2018年年中,冯欣在接受采访时说,他的目标是在2018年销售200万台暴风电视,到2019年进入大规模盈利状态。然而,根据暴风集团(Stormwind Group)在回复询价信时发布的公告,暴风智能电视将在2018年销售约70万台。根据这一数据,2018年,《风暴情报》每销售一台智能电视将损失约1000元。

  今年5月,据报道,暴风电视台正式向员工发出“离职”通知。由于融资进度问题,公司决定解雇所有员工,现已搬出原办公室。由于暴风电视台亏损的严重问题,一些网民最近透露,涉嫌员工拉横幅收取拖欠工资的债务东山再起。过去,暴风电视一直亏损的原因是彩电市场本身已经连续两年萎缩。风暴电视甚至在2018年引发价格战,导致亏损增加,影响其健康发展。“暴风电视的生产和销售规模远未达到彩电行业的利润平衡点。”

  未来,风暴电视不太可能再次崛起。一方面,从整个行业的现状来看,自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彩电市场已经连续四个季度开始下滑。奥维云最新发布的第三季度彩电市场总结报告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彩电市场零售量为1034万台,同比下降3.6%。零售额达到277亿元,同比下降10.4%。

  另一方面,暴风集团失去了暴风电视台的控制权,该电视台将没有资本支持。行业观察人士洪世斌(Hong Shibin)认为,虽然停业并不意味着未来没有希望,但此时,如果没有新的注资和新的管理调整,公司将无法逃脱破产的命运。没有暴风集团的支持,暴风电视将没有什么可期待的。

  产经观察部的少将·贾丁认为,基本上来说,风暴的问题与之前乐视的问题非常相似,也就是说,它缺乏自己造血的能力,业务线太长。一旦资本市场发生变化,现金流停止,企业就特别脆弱。然而,与暴风集团的老前辈乐视不同,即使九大业务系统一个接一个崩溃,乐视仍将无人过问,可以请求白骑士(White Knight)帮助其东山再起。现在被剥离的乐视既没有新的基金也没有新的股东来支持它。

  乐视的运气在于资本的祝福。乐视旗下诞生的乐视新公司在接受各种注资后,终于走出了财务困境。同时,它也在尽力摆脱乐视品牌带来的负面影响。今年,乐视中国品牌正式升级为“乐融”。“风暴很难扭转困难的局面。电视、虚拟现实、体育等行业很难大规模盈利。亏损仍在继续。失去领导者后,融资渠道基本上就失去了。未来,他们将能够通过出售资产和重组业务来度过难关。”少将丁坦白承认。

  11月28日,中国关爱下一代委员会儿童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在北京正式成立。鉴于当前中国幼儿教育的发展和网络教育改造幼儿教育产业的空间,北京商报今天采访了许多著名的幼儿教育专家学者。专家表示,幼儿教育市场存在许多困难,其中互联网技术可以帮助解决一些痛点,而更多的家庭教育应该对幼儿教育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行业常见丑闻

  11月29日,位于北京城乡世纪中心的岳宝源早教(亦庄店)因资金链断裂而暂停,影响数百名学生。然而,这只是2019年早期教育连锁机构外流浪潮中的一个普遍现象。据不完全统计,默奇的亲子游泳、乐维幼儿教育、爱乐乐团享受幼儿教育、欧拉幼儿教育、邦迪日托等许多幼儿教育机构今年相继被报道为“出走”。自2012年以来,政府在相关政策法规中多次提到发展早期教育。特别是2019年5月10日,国务院发布了幼儿园产业指导意见,使幼儿教育成为投资热点。根据媒体发布的《2019中国婴幼早教市场现状与投资趋势价值分析报告》,截至2018年底,中国有1亿多0-6岁的婴儿。新一代的父母更加关注他们孩子的教育。其直接影响是幼儿教育机构的申请人数逐年增加,幼儿教育市场的规模也在大幅扩大。

  然而,早期教育机构的频繁流动极大地削弱了家长的信心,并使早期教育行业的长期预付款制度面临巨大考验。“父母是一个非常敏感的群体。一旦幼儿教育中心的运作出现了一点问题,他们会要求退款,这将导致更多的家长退款。如果出现大规模退款事件,将对中心的运营产生极其不利的影响,甚至打破资本链;除了越来越高的租金和劳动力成本,许多老板别无选择,只能经营。”一家拒绝透露姓名的幼儿教育机构的员工今天告诉记者。

  市场只需要痛苦

  遗传、环境和教育是影响儿童生长发育的三个主要因素。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教授、中国老教授协会教育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刘传德说:“遗传学只占很小一部分,环境是可以改变的。从童年到成年,教育非常重要,甚至至关重要。”

  然而,高质量的教育资源在世界上是稀缺的。以美国谷歌幼儿园为例。即使父母是硅谷的员工,他们仍然需要以10: 1的比例抽签才能进入幼儿园。对于中国的大多数儿童来说,成功进入公立幼儿园需要很多因素,而教育资源的不平衡在0-3岁时表现得更为突出。虽然幼儿教育的概念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就被引入中国,但数据显示,如果这一概念进一步下沉,由于教师薄弱和家长专业能力不足,中国约90%的儿童不具备接受幼儿教育的条件。

  早期教育是教育的起点,也是人生最重要的发展阶段。据统计,到2019年,中国幼儿教育的市场渗透率不到10%,这意味着大多数儿童没有机会接受系统的幼儿教育。即使在一线和二线城市,在网上搜索问题的答案,甚至把孩子留给老人,仍然非常普遍。父母不具备系统学习早期教育知识的条件;找不到合适的学习组织;好的机构成本高;由于早期教育频率低,无法适应儿童需求等问题凸显出来,使得“早期教育”成为一个“非常高的门槛”。

  与此同时,早期教育产业的发展也存在持续报道率低、内容研发难度大、规模扩张难度大、师资和管理人才匮乏等问题。尽管北京、上海、广东等中国经济发达地区更加重视幼儿教育,但中国的幼儿入学率仅为4.3%,远低于经合组织成员国33.2%的平均入学率。一方面,早期教育机构经常跑腿;另一方面,早期教育的市场需求强劲。父母如何选择幼儿教育机构,或者如何通过其他方式实现幼儿教育场景,已经成为启蒙教育全阶段的一个重要课题。

  技术突破成为关键

  中国关爱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儿童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北京吉利大学社会心理学研究所所长兼教授、中国科学院工程硕士吴明朗认为,新手家长,主要是“80后”和“90后”,已经充分认识到了幼儿教育的重要性,但普遍缺乏幼儿教育知识,许多家长仍然停留在阅读幼儿歌曲和玩游戏上。

  “事实上,我们需要的是全面系统地发展儿童面对未来的能力,而不是单一的能力。”吴明朗强调,早期教育是一种鼓舞人心的教育,而不是灌输式的教育。「我们希望为家庭提供一些有系统的早期教育内容,让家长可以根据我们提供的课程和内容,给予子女启发性的教育。我们想激励孩子们去探索,目的是让孩子们主动去探索。”

  忽视幼儿教育的理论知识,仅仅依靠幼儿教育中心,已经成为许多中国家长对待幼儿教育观念的普遍问题。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教授、中国教育研究所和儿童教育心理学研究科副主席王书泉(Wang Shuquan)认为,父母不能系统地理解儿童成长和发展的整个过程和特点,因为他们对幼儿教育没有系统的理论知识。因为他不了解孩子的年龄特征,所以他不会为孩子的成长创造一个合适的环境。

  此外,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技术创新可能有助于家长在选择离线早期教育机构的同时,提供有用的在线早期教育补充。根据媒体发布的《2019中国婴幼早教市场现状与投资趋势价值分析报告》,在线早期教育服务的新型远程教育模式潜力巨大。随着线下商店的发展更加成熟,在线教育仍然是一个挖掘的好地方。目前,68%的用户只选择离线,18%的用户选择在线和离线相结合,14%的用户只选择在线。

  国内幼儿教育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彭小玉提到,儿童可以通过互联网以最便捷的方式获得最科学的幼儿教育方法和资源。不是因为家庭位于偏远地区或者家庭收入相对较低,这些孩子失去了接受早期教育的机会。这是网络教育为缓解教育资源失衡带来的一项重要创新。此外,目前,许多“90后”父母都是互联网用户。他们的特点是愿意为知识付费。所有这些都为早期教育行业成为基于互联网的行业提供了良好的用户基础。业内人士认为,在网络教育市场上,有许多因素制约着幼儿教育产业的发展,如人们需要时间接受新事物,网络教育需要一个成熟稳定的系统来维护等。随着知识支付的普及,这些技术问题的瓶颈已经被突破。网络品牌的市场下沉速度也比传统的早期教育产业快得多。网络早期教育市场的未来发展值得长期关注。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整理的关于本页面的资讯,资料来源于网络,如有不妥请您见谅,如需了解配资方面的知识与咨询,请关注本站,恭候您的光临。
阅读:
扩展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提高利润增长点
老湿财经新闻自媒体 www.jkmoney.cn 老湿网邮箱:laoshicaijing@qxnic.com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
白小姐中特网必选一肖